<i id='ocmnp'></i>

      <code id='ocmnp'><strong id='ocmnp'></strong></code>

    1. <acronym id='ocmnp'><em id='ocmnp'></em><td id='ocmnp'><div id='ocmnp'></div></td></acronym><address id='ocmnp'><big id='ocmnp'><big id='ocmnp'></big><legend id='ocmnp'></legend></big></address>

      <ins id='ocmnp'></ins>
      <span id='ocmnp'></span>

      <i id='ocmnp'><div id='ocmnp'><ins id='ocmnp'></ins></div></i>
          <fieldset id='ocmnp'></fieldset>
        1. <tr id='ocmnp'><strong id='ocmnp'></strong><small id='ocmnp'></small><button id='ocmnp'></button><li id='ocmnp'><noscript id='ocmnp'><big id='ocmnp'></big><dt id='ocmnp'></dt></noscript></li></tr><ol id='ocmnp'><table id='ocmnp'><blockquote id='ocmnp'><tbody id='ocmnp'></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ocmnp'></u><kbd id='ocmnp'><kbd id='ocmnp'></kbd></kbd>
        2. <dl id='ocmnp'></dl>

            《將夜》的“時間”命題,由胡夏在《悠悠歲月》裡拓展

            • 时间:
            • 浏览:15

              熱播劇《將夜》相關的插曲,此前包括馮提莫演唱的《心形宇宙》以及李玉剛演唱的《夜將至》,算上此番全新推出的由胡夏演繹的《悠悠歲月》,連續這幾首作品都可謂質量精良。“優秀是一種習慣”用在此處再合適不過,優秀的劇作自然配搭優秀的音樂,互相成就,彼此生輝。

              插曲的優秀除卻是質量層面的專業水準,具體表現在立足劇作但不僅限於劇作的體量,《心形宇宙》、《夜將至》、《悠悠歲月》,每一首歌曲都將《將夜》主題的某個側重點呈現,同時延展出全新的內容。就《悠悠歲月》而言,這首歌曲所著重傳達的是《將夜》中的“時間”命題。

              《將夜》裡動用到的“永夜降臨”關鍵概念其實就是在借用“時間”,以黑夜來寓指劇作中架空的世界體制裡的黑暗降臨,生活在此的人類永遠無法發現宇宙的真相,由此被永世奴役、被壓迫。從這個角度來看,《將夜》的“時間”命題可算是宏大的,充滿暗黑色彩的。而《悠悠歲月》的創作跟表達正好是由此進行切入並進行拓展創新。切入的就是“時間”命題,“歲月”本就傳達出強烈的時間味道,以此跟劇作命題相互關聯。創新在於,不同於劇作中的暗黑色彩,這首歌曲將“時間”塑造出另外一種畫風,“悠悠”就直觀告知這裡的“時間”概念開放、自由,並且輕松。

              這種拓展可堪巧妙,緊扣主題的同時又生成全新意義,《悠悠歲月》其實還能關聯到劇作中寧缺和桑桑的感情線,歌曲裡唱到的“陪著我看歲月悠悠”,這分明就是在“模擬”男女主角間的對話互動,這種樸質感情,密度超越任何海誓山盟。

              這樣一首歌曲邀請到胡夏來演唱,實屬合適。就歌手型格而言,胡夏跟《悠悠歲月》完美貼合。或者換種角度來講,由實力音樂人代嶽東擔當詞曲創作並且操刀制作的《悠悠歲月》,就是為胡夏私人訂制的作品。在演繹影視劇歌曲這方面,胡夏具備絕對的優勢,此前已經有多首歌曲都是經由他的演繹而成為完全能夠獨立於劇作的熱門歌曲,此番的《悠悠歲月》繼續延續這種良好的提示,這同樣是具備足夠獨立審美價值的作品。

              首先,這首歌曲寫得美。旋律跟歌詞皆如是。旋律如清水流動,不急不躁,在緩慢動態中流進聽者的耳朵,以及,內心。歌詞如清風吹來,完全規避“噪音”,縹緲中帶著鮮活的性格。伴隨著旋律,歌詞最終同樣是進耳如心。旋律跟歌詞能同步扣準心弦的,註定是一首療愈歌曲。

              療愈,正是《悠悠歲月》基於“時間”命題拓展出的內容。在劇作裡,“時間”的概念是宏大的久遠的,但在歌曲裡,“時間”是微妙的現實的,以及,具體的。開篇即刻靠“落日在等待,斜陽追著我”將“時間”拉進到每個人都能感知到的場景中。如此處理其實就是將“人”置於更加真實的語境中,從而讓歌曲具備最直觀的感染力,也就讓歌詞傳達的內容產生強烈共鳴。諸如“與快樂作伴,又何必多煩憂”以及“春花秋月都寂寞,幾時風雨幾時休”才擁有無需過多闡述的意義。

              日常記實類型的語言表達促使歌曲產出清晰的療愈氣息,其核心就在於《悠悠歲月》的創作是真正懂得生活以及人生,將普眾的訴求跟思考絲毫不差地描畫出來。在刺激焦慮的時代,誰不想靜心慢下來?在碎片化的潮流裡,誰又不想看歲月悠悠?這些都是現代人的“痛點”,這些又都在《悠悠歲月》裡得到療愈。

              闡述到這裡,或許有人會誤以為《悠悠歲月》是首純粹的雞湯歌曲。並不是,就創作而言,歌曲具備普通雞湯所不具備的技術。隻簡單指出一處,歌曲創作中動用瞭符號。代嶽東在作詞中通過符號設置達成瞭精簡但頗具深意的表達。比如“拈一朵桃花”裡的“桃花”以及“飲一杯濁酒”裡的“濁酒”,這兩處就是最標準的符號,並且是在中文語言體系中極具代表性的符號。

              “桃花”象征著愛情、長壽,美好生活。“濁酒”代表著謙虛、素樸,精致意趣的心境。所以僅靠著兩處符號《悠悠歲月》的整體旨意就已經傳達徹底,這首歌曲就是在表達對於美好生活的向往,以及,在樸素中依然享受生活的心境。通過最具辨識度的符號完成最深意的內容,這就是講究的技術。

              由講究創作當基石,胡夏的演唱呈現就更加順暢出彩,具備足夠美感。就演唱而言,胡夏所詮釋的是高於技術的渲染力。他證明,當一切歸為最原始狀態,演唱的詮釋力或許是最可觀的。

              一方面,胡夏的發聲選擇基於原始聲線,全程都是最日常化的狀態。另一方面,在具體技巧處理上講求的是克制,不追求純粹聲樂機能的彰顯,而是選擇以相對簡單的方式來進行表達。所以,《悠悠歲月》這首歌曲突顯出強烈的舒適感,由此來配合整體“悠悠”的氣質。從這個角度來講,作為歌手胡夏懂得技術的要義, 不糾纏於機能表現,更多關註以合適的方式表達合適的情緒。

              當然,這是一位善於將技術藏於細節處的歌手,比如在《悠悠歲月》裡就存在一處頗具味道的處理,歌曲全程的尾字收韻都選擇字正腔圓的處理,唯獨在“拈一朵桃花”裡,對於“花”采用兒化韻處理。此處可謂亮點,通過兒化將歌詞中淡然、輕松的意味表達清晰,為整體素樸的調性中增加鮮活味道。可以說,這一句的演唱表達將整首歌曲都唱“活”瞭。

              經由具備設計感的演唱表達,胡夏在演唱層面繼續拓展“時間”命題。在他的演唱詮釋裡,“時間”是緩慢的,“時光沒走還倚在門口”,生活很長,我們不必追趕時間,慢慢享受時光,認真去體味以及思考。懂得跟“時間”相處才懂得人生真諦,當《將夜》以個體視野來詮釋人類命運時,我們完全可以在自己的時光裡審視每一個微小的個體。聽胡夏演唱,能夠體感到時間的緩慢流動,這是在教給我們接觸焦躁,與快樂相伴。

              “時間”還是有生命的,“春花秋月都寂寞”,這通過賦予“時間”以性格來塑造出足夠真切的意向,常規認知裡抽象的“時間”概念在這首歌曲裡獲得具體的模樣。所以這不再陌生,通過胡夏演唱,這實質上不再隻是詮釋某種跟劇作相關的概念或主題,而是在訴說一段深意故事。

              《悠悠歲月》裡的故事沖破“時間”壁壘,可以從《將夜》架空的宇宙中穿梭到此時此刻,既是對劇作主題的詮釋也是對當下現實的描畫。通古知今,這是在《心形宇宙》、《夜將至》、《悠悠歲月》三首插曲中都能感受到的能量。由資深娛樂策劃人劉曉洪負責企劃,樂動時代(北京)文化傳播有限公司出品發行的這系列作品都在延續良好品質感,而接下來,我想,還會有後續作品進一步塑造這種專屬於音樂的能量。(文/趙南坊)